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史 > 正文

中国距离汽车文明有多远

发布时间:2014-02-10 16:16 来源:转载网络 |  | 

守规矩的都是乡巴佬?

从牛车文明到汽车文明是一段可怕的距离,无数人为此命丧车轮,成为了炮灰

“我总有一天会死在这些司机的手上!”每当我开车被吓得毛发直立,这种不祥之兆都会冒出来。在中国开车,真有点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感觉。

不少在国外开了多年车的老司机,一到中国就给跪了,看着满街的惊险穿插,各种在高速公路上思考人生的神经车,他们吓得不敢上路。这还真不是夸张,美国国务院给本国公民的一条海外旅行提醒是这样写的:“中国各地法规、规章和环境大不相同,但从一般的经验来看,中国的交通安全糟糕,驾车是危险的。路上乱糟糟,缺乏章法,路权和其他行车礼仪经常被忽略。”

福特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这样评价中国的司机们:“这些都是第一代的车主。他们没有经历过汽车文化。父母也没教过他们如何文明、安全驾车。”福特说这段话的背景是他们在中国开设了免费的培训项目,教司机诸如何时使用转向灯这类基本技能。

根据资料显示,美国有大约2.5亿辆汽车,每年交通死亡人数大约四万人,而1亿多辆汽车的中国在2011年的交通死亡人数为6万多人。

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二的汽车大国,但我们离汽车文明还相当遥远。如何能尽快建立起我们自己的汽车文明?这显然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。不过首先,我们必须先超越一个极其富有中国特色的阶段,那就是:车是权力的图腾,守规矩的都是乡巴佬。

超越权力崇拜

我的一个好友搞了个手机应用软件,叫陌陌,在很多人看来,它就是个 “约炮”的聊天工具。有意思的是,里面有车的男人,一多半会在相册里晒自己的车。不难想象,车,对于泡妞,意义重大。

稀缺的东西才会拿出来炫耀。汽车对美国人来说,早已经不是个稀罕东西了,所以在社交网站上挂汽车照片泡妞的美国男人实在不多。

在欧美等国家,汽车就是一个交通工具,毕竟福特T型车进入美国中产阶级家庭,都有了差不多百年的历史,汽车只是美国人再平常不过的生活用品。

但中国的情况显然大不一样。汽车大规模进入中国的家庭,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,大多数人都是平生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汽车。买车,等于是圆了一个中产阶级的梦。

在中国,汽车蕴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看车识身份,看车识权力。中国人把小汽车称作“轿车”,就说明了很多问题。车对于中国人,是身份的象征,权力的图腾。对于一个只有拥有权力和金钱才能拥有尊严的社会来讲,这意味着什么,可想而知。

“宝马撞人案”、“宝马女掌掴交警、“宁可坐在宝马里哭,也不坐在自行车后笑”,这样的新闻标题,都是大赚点击率的。豪车,已经和富人,和某个阶层,联系在了一起。搞得有一位朋友本来很喜欢宝马,但最后还是选了更低调的车型。

谁才是土老帽?

中国人不单要炫耀车,还要炫耀开车的方式。什么样的开车方式最呀最摇摆呢?简单说就是横冲直撞,完全不守规矩。

这听起来有点变态,为什么我们不崇尚文明的开车方式,反而会觉得不守规矩更牛X呢?原因也很简单——规则都是管屌丝的。真正有钱有势的人是不受规则管束的。冲红灯被照了相,可以找熟人消掉。甚至撞了人,也可以用钱权摆平。特权车牌横冲直撞,乱停乱放,那是身份和地位的体现。

我曾经好奇地问一位正开车的朋友,为什么拐弯并道不打转向灯。他的回答相当经典:新手才这么守规矩吧。

我恍然大悟,在中国,守规矩的都是乡巴佬。

可想而知,在这样一种大环境下,谈汽车文明,确实有点遥远。我们离汽车文明很远,因为我们的社会离文明本身就不近,你总不能奢望汽车领域的文明水平能旱地拔插吧。

不过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,这种局面有所改变。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外面的世界,开始觉得,横冲直撞、耀武扬威地开车其实是一件挺土鳖的事。

我在香港呆了好几年,回来后一时间还是沿用一些香港的开车习惯。比如我占错了道,要插队时,不会强行去挤,我打开车窗,给旁边的车打个招呼,请求插个队。结果相当管用,每次对方都很爽快地让行,比斗智斗勇的强插好用百倍。

还有,遇到行人阻挡,我不会按喇叭,当他回头的时候用手势向他表示要借过。这么做的好处就是经常征服副驾驶位的女性,她会觉得我是个特有风度的男人。

车,要能跑能吃能震

中国的汽车社会来得太快,我们有点猝不及防,要形成一个文明的汽车文化,除了前面讲到的大环境,具体到汽车有关的领域,我们还有两点要做:一个是硬件设施的全面建设;一个是软件规则的完善和规范。

在汽车王国美国,你处处能体验到专门为汽车而设计的各种设施。方便的停车场自然不用说了,道路的设计也非常贴心和完善。即便是在纽约这样拥挤的大城市,你也不会因驾车而感到烦心。比如信号灯大都进行了智能化升级,如果在人流量很小的时段,人行横道的绿灯时间可以缩短,提前切换到红灯;如果这一时间段人流量相当大,可以把人行横道的绿灯时间延长。

很多小城市的道路都分快速道和慢速道,在快速道上跑的车只会一个劲往前冲,而随时会停下办事的车辆则会选择慢速车道。在美国,你会发现驾驶者配合得都非常好,一切井然有序,车速往往非常快。这里面除了司机和行人素质的因素,还有道路设计的高度科学与完善。

除了道路,还必须有各种方便驾车人的生活服务设施。在美国,就连邮局的邮箱,都设计了方便人们不用下车,在驾驶座就能投递的功能。银行、药房等也设有专供驾车人使用的窗口和自助服务设备。麦当劳和肯德基就更不用说了,驾车购买饮食的快速通道到处都是。当然,麦当劳的“得来速”设施和服务在中国也正快速铺开。

更令人羡慕的是美国的汽车电影院,在宽阔的大广场上,你可以坐在车里面,将路边的一个小喇叭放进车里,然后开始欣赏电影。如果是情侣一起看3D《肉蒲团》这样的电影,一切显然就方便多了。在电影《毕业生》中,达斯汀·霍夫曼有一句经典的台词:“90%的美国人的第一次性行为发生在福特车中。”

不过在中国,常常发生的是“裸死车中”——驾校很有必要开设相关课程啊。

从牛车文明到汽车文明

不少在国内开车多年的老司机,到国外生活后,常遇到驾照考试没法通过的情况。这其实并不奇怪,不少国家的驾照考试都相当严格,一次通过率不到一半。只有经过了严格的驾驶培训,减少马路杀手,否则汽车文明无从谈起。

以德国为例,考驾照得先通过视力测试,并完成8小时的急救课程。随后,考生要完成至少14堂理论课和12堂驾驶课,驾驶课包括高速公路、联邦(一级)公路和夜路驾驶。德国驾照考试中的路面考试约需要45分钟,会考到大部分的驾驶细节,监考非常严格。

在德国,如果考生考了三次还没有通过,会被送去参加测试智商和判断力的心理测试,看看是否适合驾驶。适合的话,还可以考两次,如果被认为不适合,驾车梦便就此玩完。

日本的驾照考试,对于驾驶技术的要求非常细致。比如什么时候打转向灯,要精确到一定的距离之内,太早和太晚都被视为违规。过弯时的切线也要求非常精准,绝对不允许车头逾越到车道之外的不熟练行为。日本的山路很多,很多路都是狭窄的两个车道,司机们都能很精确地操控车辆,高速飞驰,绝对不会有过弯时开出自己车道的事情发生。

美国对于驾驶行为,也有大量细致的说明和规定。从匝道出来并线,车速不能低于多少,都有明确规定。还有在高速公路上超车,除了看后视镜,还要扭头用肉眼直接看一看旁边是否有车,以防止后视镜盲区而发生危险。诸如此类,都有明确的说明和指导。

世界上可怕而致命的距离,是汽车文明和牛车文明的距离。以成熟国家的标准来衡量,中国的大多数司机都不合格,原因就在于,我们的驾驶培训,我们的法例规定,都还远不够完善,都不足以培养出合格的司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