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博客 > 正文

[转帖]记资中筠二三事 ■张建智

发布时间:2014-06-20 21:16 来源:转载网络 |  | 

[转帖]记资中筠二三事 ■张建智

楼主 :大书蠹 发表于: 14-06-20 21:16

……当读到“近时崇尚西学,汝辈生此时代,凡东西人之语言文字及格致、算术、实业、法政之学,亦不可不并习之”时,资先生自语道:在晚清时,外公就要求子女后辈注重学习西方文化,言中提到要学习西方“法政之学”,着眼民主政治,这是今天仍然需要致力的一个问题。

近日,陪资中筠先生新市寻根。这个江南古镇,人文渊源较深,记得王安忆曾写过这里的一个寺庙——觉海寺。其一座座石桥,把整个水乡联结在了一起。这里的明清建筑鳞次栉比,街巷逶迤,家家临水,户户通舟。一条京杭大运河,环镇而流,直通上海。从这里,走出了赵紫辰、赵萝蕤等许多现代名人,俞曲园曾客居此镇,还专为童家写了一篇名为《钟紫霞》的短篇小说。资先生的女儿陈丰、德国的女婿、十三岁的小外甥女都来了。新市,是资先生的外婆家。她的母亲童益君,出生于湖州德清新市镇。那天,在新市,资中筠先生参观了舅舅童润夫纪念馆。童早年留学日本,是中国近代纺织业的先驱之一,他与同仁们结束了中国纺织品依赖洋纱洋布的历史。解放后历任上海纺织局总工程师职务。在纪念馆,资中筠看到许多保存完好的母亲家老照片,高兴不已,也感慨良多,她说“我们北京家中,原也有许多老照片,但在‘文革’中均自毁了,甚可惜!”当看到馆中陈列的一个旧箱子,她急说这个是舅舅留学日本时候用过的,那个书桌也有印象的; 看到舅舅一张年轻时的照片,说我记忆中的舅舅就是这个样子的(她和童润夫的长子同岁,小时候一起玩耍的)。当她站在一张童家的全家福面前,脸角露出微笑,虽已八十五岁的她,却充满了童趣,指着照片上最右边的小女孩,亲切地说,那个女孩就是我。当发现外公童葆善先生的一幅长篇遗言,那写真喷绘上的毛笔字,遒劲端正,足见清末读书人的书法功底。资先生恭敬地、逐字逐句地阅读,还让女儿他们一起领受先人的教诲,当读到“近时崇尚西学,汝辈生此时代,凡东西人之语言文字及格致、算术、实业、法政之学,亦不可不并习之”时,资先生自语道:在晚清时,外公就要求子女后辈注重学习西方文化,言中提到要学习西方“法政之学”,着眼民主政治,这是今天仍然需要致力的一个问题。在楼上的陈列室,资先生看着放置墙边的老式梳妆台,凝视许久,说依稀记得,小时候在梳妆台前对镜梳妆之往事。看着亲戚们一张张照片,感到无比亲近。

她妈妈原是中国最早的育蚕专家,为了怀念,资先生特地走了一家当地农户,看他们正在进行的养蚕农事。资先生在那里停留许久,问了该农户许多蚕事,比如一张蚕种能出多少茧,能挣多少钱等等。她说,至今还保留用丝棉来翻棉袄棉被的习惯。最有趣的是,在这家养蚕户门旁,有一棵奇大的桑树,枝叶茂盛,树上果穗红熟,资先生一家老小高兴地采摘桑椹,吃得有滋有味。其实,中药就有此味药材,其效,滋阴补血润肠。下午虽已下起小雨,但还不忘最后一个行程,即去踏迹坐落古镇西庙弄的童家老屋,据俞曲园描绘:“邑人童朴斋,居新市镇,家饶于赀。其屋深邃,内楼前后各五间。”当然,这老屋如今只剩下残迹,可老址还在,她们一家人观看了屋基地、石库门、走道、墙弄,当大家离去时,仍流连不已。带着怀旧的一番乡愁。

记得,十多年前,初识陈乐民与资中筠夫妇,是缘于他们夫妇在杭州的讲座,有人与我联系,说他们想参观陈英士墓,当时我还有点疑惑,他们都是研究国际关系,乃或欧洲学一类的著名学者,竟迢迢地想来凭吊辛亥革命烈士。他们夫妇匆匆从杭州赶来,已是下午日头偏西之时。记得那天,我陪陈乐民、资中筠,踏着碧浪湖沿岸的草地,指着碧浪湖远处,当年郁达夫,也曾在余晖下踏迹浮玉塔(现已毁)的情景。尔后,一起走上墓道,石阶层层,到第二层,就可看到孙中山亲书的石碑文,再上去即可看到遮于墓上的青天白日旗。那天陈先生精神很好,走了上去,眺望四周蓊郁山麓。在我心目中,陈乐民和资中筠,这一对学术夫妇,在世纪之交,奉献给世人 的 鸿 篇 巨 制 ———《冷 眼 向洋———百年风云启示录》,无疑给时代添警醒、为民族立诤言,在中西文化研究领域中,具有里程碑的意义。可以说,热心启蒙、冷眼向洋,乃是他们一以贯之的精神目标。近日,陈丰用快递给我邮来三联版的她父亲的文集 《欧洲与中国》《敬畏思想家》《读书与沉思》《在中西之间 自述与回忆》,以及一部书画集《一脉文心》。陈先生写出了许多启蒙的文章,包含了政治、经济、历史、文明等各个层面的跨学科研究,在欧洲哲学、欧洲思想史方面,都有很深造诣。同时还能独坐家中,画出了很美的中国书画,阅后真让人情趣盎然。也更觉出陈丰评说的贴切:“一边是欧州的理,是理性,也是理念,另一边是中国文化的情,是情趣,也是性情。”这正如陈先生书中所说:“‘站在东方看西方’,以求看明白我们自己的历史;看‘别人’以反观自身。至此,我经过几十年的反复思考,只弄明白了一个简而明的道理:我挚爱的祖国多么需要一种彻底的启蒙精神。”

那些往事,虽过去十多年了,陈先生去世也已经五年。当读到《文汇报·笔会》 上资中筠的一首悠长的悼念诗,不无哀痛。我曾在电话中向资先生说,多么希望她把这首诗,用毛笔抄我留念;但她说毛笔已经好久不用,把握不好,最后资先生在书上给我写上其中的两句诗:老死春蚕丝未尽,文心一脉思悠悠。并于 《资中筠自选集》一套丛书扉页上,给我签名存念。写至此,附带一笔,令人幸运的是2005年11月22日,资先生有赠曾彦修 《斗室中的天下》一书,正好我去北京方庄访曾老,我看中了此书,我向曾老说“此书是否可以赠我”,曾先生说“可以啊”,随即他马上拿起大笔,一挥:“拜读后,转赠建智同志,于2007年12月2日。”记得前年,我请资中筠先生写一回忆文,在我主持的版面上刊出,她答应了,撰了《往事与回忆———怀念我的湖州母亲童益君》一文。也许,陈乐民与资中筠先生的书中,这般的回忆文不多见。在此,录几段如下:

“1930年,我母亲与从日本留学回国的银行家资耀华结婚后,不得已牺牲了自己的事业,做了一名相夫教女的贤妻良母。尔后也担任过北京西城区的政协委员,民建北京市妇女委员会委员及妇女联合会委员。

“我家是名副其实的男主外、女主内,家里从伦理观念、生活方式、礼仪习俗、乃至亲友来往,无不贯穿母亲的思想风格。当时,父亲去美国学习,我从三岁随她在乡下住。那里没有幼儿园,她在家里教我认字。每天清晨,我总是坐在她怀里给穿衣服,有一天,大概夜里下雨了,她一边给我穿衣服,一边吟‘春眠不觉晓……’,这是我最早听会的第一首唐诗,而且至今可用湖州话背诵。事实上,早期她教我读的诗文,留在记忆中的都是湖州调的。写到这里时,脑中忽然跳出湖州调吟诵的 《春夜宴桃李园序》和《滕王阁序》文后的两首七绝。母亲的英文程度不高,在学校学的课本,是商务印书馆出的《泰西五十轶事》、《泰西三十轶事》、《莎氏乐府本事》(即根据莎士比亚剧本的情节编的故事)等,她给我讲的故事,就是从那里面选的。我在学龄前听的故事中,印象最深的,是《格里佛游记》中‘大人国、小人国’的故事以及威尼斯商人夏洛克和五磅肉的官司。有时,她也给我讲《镜花缘》里的故事,使我对这本书十分向往。母亲很得意的一件事就是儿时在‘家馆’中读《论语》时就提过一个让老师生气的问题:读到子曰 ‘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’,她说此话不通,如果父亲是强盗怎么办呢?母亲比较喜欢孟子,例如 ‘说大人则藐之,勿视其巍巍然……我得志弗为也’,‘独乐(yue)乐(le),与人乐乐,孰乐?曰:不若与人’,都是她常引的。这符合她的平等观,也是她不让父亲做官的原由。母亲最推崇、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句话是:‘自反而缩,千万人吾往矣。’这符合她的理性精神。她最提倡讲道理,认为许多误解、纠纷,都来自没有讲清楚道理,以此常在亲友中扮演排难解纷的角色。她对我教育虽严,但有一点与众不同,就是允许辩论,如果不服,就把理由讲出来,她再加以说服。母亲对亲人,她遵从的是‘君子爱人以德,小人爱人以苟且’,所以她强调与父亲是‘以道义相许’,是敬重父亲的人品,与她的道德观以及对生活的态度合拍才决心与他结婚的;对孩子则绝对反对溺爱,经常以‘纨绔子弟’为戒。在这些方面她与父亲有许多共同处,但表现略有不同。例如痛恨趋炎附势,父亲是清高自守,洁身自好,而母亲则天性热情,急人之难。……自强、爱国、理性、诚信、蔑视权贵、崇尚学问,厌恶纨绔子弟等等,都在无形中影响了我的人生观和性格。但是母亲那种处处为别人设身处地想、助人为乐和牺牲精神,我却实在没有能继承于万一。母亲活到九十五岁,是无疾而终。现在回想她一生与做人的精神,以及她对我的教育,使我终生受用。”

我说,一个人能活到九十五岁,真不容易。而资先生的父亲资耀华,一个中国著名金融家、银行家,中国近代银行界耆宿、金融学界名人,活到了九十六岁,更不容易。这也许与资中筠父亲与母亲的心中,都怀有一个共同点,即有理性,不趋炎附势,清高自守,洁身自好,自强不息、爱国诚信、蔑视权贵、崇尚学问等有关。

这正如资中筠先生在她书中所说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、“满目青山夕照明”,而资中筠先生,也已八十五岁,她说“现垂垂老矣”,可在有生之年,她仍著书写文不辍,努力奋进。这正如她自己所写的:“我从未‘居庙堂之高’却也不算‘处江湖之远’,不论在哪个时代,自己处境如何,对民族前途总是本能地有一份责任和担当。”(《感时忧世》自序)还说,“但是心有所系,心有所忧,来自各种渠道的信息,引发悲伤、焦急、鼓舞、敬佩、忧虑、愤慨、叹息,五味杂陈,百感交集……”(《灾后感言》)这便是资中筠先生传达的生命哲学,不需要《传道书》的指点,如此,中国各类人才,方能从桎梏乃或围墙的生活中走出,提高精神境界和民族素养,胜于一切套话的语言与大部头的哲学理论。

如今,五月中旬,这也是江南水乡的好天气,太湖之滨,山光水影之时,资中筠先生终于圆她一个夙愿之梦———说母亲是她的心债,总觉得母亲挺亏的,结婚前已经事业有成,结婚以后为家庭牺牲了事业,牺牲了自我,全心全意相夫教女; 而在左倾思潮泛滥的年代,为了“革命”事业,做女儿的不仅不能理解关心父母,却忙于自己的事业,很少陪在身边。资先生的内心,觉得亏欠父母的太多,这次能全家探访母亲故里,风雨故旧,忆往说趣,是平生最高兴的一件事。这也是另一番乡愁,是一位学者不绝如缕咏诵了近百年的情怀。

沙发 :战具 发表于: 14-06-20 21:29

路过

  • 最新动态| 技术分享| 网络营销| SEO优化| 建站常见问题 | 近期新闻| 联系我们| 手机站| 百度地图| 谷歌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