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名人博客 > 正文

[转帖]读范用《书里乾坤》文集想到的 ■吴道弘

发布时间:2014-06-20 21:11 来源:转载网络 |  | 

[转帖]读范用《书里乾坤》文集想到的 ■吴道弘

楼主 :大书蠹 发表于: 14-06-20 21:11



范用





范用先生逝世转眼已经四年了。我在人民出版社工作的四十多年里,这位为书籍一生的出版家一直是我的直接领导,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。可以说,我的职业锻炼与修养,是与他的教诲与影响分不开的。范用生前每有著作出版,总会题赠相送,我也一定认真拜读。在他逝世后的这些年里,我还陆续读过不少悼念范老的文字,每次总会多少引起回忆与思考。2013年11月底,我到三亚小住,又认真读了范用的文集《书里乾坤》新书,四百多页的精装厚厚一册,是青岛出版社“大家文库”的一种,由董宁文主编的。《书里乾坤》 一书是董先生根据范老一生读书、编书、交友、出版的经历,以书刊为中心选辑成书的。书人书事,历历在目。范用的文字不事藻饰,情意真挚,读来亲切感人。

1950年人民出版社重新建社时的社址,是与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在一起的,即在东总布胡同十号(时称“十号大门”)。1958年3月间,人民社才由东总布胡同十号搬迁到朝内大街一六六号的五层灰楼,人民社占一半的面积(东侧),另一半面积(西侧)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使用。这座耸立在朝阳门内的新建成的办公楼,在过去“四海翻腾云水怒”的年代里,曾经是“往来无白丁,谈笑有鸿儒”的文化圣殿(《芳草地》 主编谭宗远的话)在这里曾有编辑出版名家和出版社联系的学者名家,以及许多动人的文化故事。

范用在回忆他在这座大楼里工作的时候,不无感既地说:“我在人民出版社工作三十六年,在‘五二○’办公室三十年,三分之一的人生在这里度过,由中年到老年。1958年‘大跃进’,1966年‘大革命’,歌于斯,哭于斯,不堪回首。还有一些可悲可喜、刻骨铭心的事情,留下回忆,难以忘怀……我的失落感是再也不能在‘文史馆’(范用办公室五百二十号的对门是对五楼通道北侧的一间厕所,同人戏称范用的办公室是‘文史馆’。———引者注)接待我尊敬的先生、朋友们,向他们讨教,取得他们的帮助,或者随便聊聊。这种闲聊对我也十分有益,增长我的知识,使我知道如何待人接物。他们的乐观精神,更是感染了我,做人很快活。”(《书里乾坤》第387页)

范用还特地为我们开列了一张名单:“我在出版社,接待过好多位鸿儒、作家、学者、画家。王世襄、费孝通、黎澍、王芸生、萧乾、吴祖光、冯亦代、黄苗子、郁风、黄宗江、卞之琳、吴甲丰、戈宝权、梅朵、方成、韩羽、姜德明……人民文学出版社韦君宜、严文井、孟超、李季、许觉民、绿原,一个楼办公,他们也随时过来坐坐,孟超总端着茶杯。香港三联送来的咖啡,正好用来招待客人。”显然,范用并不是在开列一张完整的名单,至少我亲自碰到的可以补充的还有启功、叶至善先生。

1949年以后,胡愈之先生曾先后任中央人民政府出版总署署长、中央文化部副部长,一直领导和关心人民出版社的工作。我知道范用一向尊敬胡愈老,而胡愈老对范用也是十分信任的。《书里乾坤》中收有《忘不了愈之先生》一文,内容从开明书店出版的《月报》 到新中国第一本大型文摘刊物《新华月报》,从1938年上海出版的《鲁迅全集》到斯诺的《西行漫记》等。此外,《在孤岛上海出版的三部名著》文中也提到胡愈老。

现在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胡愈之口述历史的往事。一次范用从五楼办公室到四楼找我,很简略地告诉我要跟胡愈老口述历史录音。计划每周一次,每次下午到胡愈老府上,并安排总编室秘书王登凯带录音机负责整理初稿。范用说这事还请陈原同志参加。什么时候开始,等他通知。当时我没有多问,显然这件事是由范用同志在征得胡愈老同意后一手安排的。

每次的安排是这样:由范用、陈原、王登凯和我一起在下午二时驱车到胡愈老府上,先在客厅坐下稍息。胡愈之每次总会及时下来,见面后不多几句寒喧后就正式开讲。胡愈老从商务印书馆讲起,一些故事也很生动(如黄警顽在门市部接待读者);他语调平缓,略带绍兴口音,有些地方不易辨别,因此每次录音整理成文字后,我都得看一遍,避免出错。然后将整理后的文字稿交给范用同志。

胡愈老的口述历史只讲了三次。范用又很简单地告诉我:胡愈老的口述历史停止了。我自然感到很突然,但也没有多问原因,就把全部录音带交给范用了。又过了一段岁月,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署名陈原的《记胡愈之的三次谈话》一书。关于胡愈老的口述历史,以上就是我了解的情况,如果说,此后就一直没有继续进行的话,确实是万分遗憾的。

最后值得一提的是,范用同志是一生酷爱读书的人。他不仅读书的面很宽,同时喜欢广泛浏览报纸、杂志,并且阅读的速度快。有一段时间,我几乎每天见他下班时包了一大摞书报刊回家,第二天又会抱一大摞书刊上班(有的是要归还资料室的)。在《书里乾坤》 一书中收入 《我的读书观》和《读杂书》等文。他说:“我爱看书,并非为做学问,只为求点知识,还有就是欣赏文学作品,有时也只是为了消遣……读书亦如进食,多吃五谷杂粮有益身体,不可偏食。”因此他的读书格言是:“‘博学之,明辨之,开卷有益,读书无禁区’。这是一个完整的句子,不可割裂,关键在于 ‘明辨之’。”

沙发 :救过 发表于: 14-06-20 21:23

楼主昨天全仓也被套了,哈哈

  • 最新动态| 技术分享| 网络营销| SEO优化| 建站常见问题 | 近期新闻| 联系我们| 手机站| 百度地图| 谷歌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