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 > 正文

iDoNews 专栏:别再鼓吹管理降维了,产品非管理

发布时间:2014-10-30 00:44 来源:转载网络 |  | 

导言:我最反感李善友的一点是,他提出管理降维,产品即管理。

iDoNews 专栏 10月30日 精选 ( 微信号 iLoveDonews )

第一则:别再鼓吹“管理降维”了

首先表达一个观点,不要把管理作为成功学。我最反感李善友的一点是,他提出管理降维,产品即管理。这得是一个内心多么幽暗的人说出来的话啊。把管理作为产品,就是把成功做为管理的目的,实乃最大的谬误。

德鲁克在提出“管理的时代”这个命题时,是基于对知识社会到来的判断。管理的目的是对知识的生产与分配,而知识和产品之间尚有距离。换句话说,出现不了好的产品,不代表管理的失败,更不代表组织不能成功。这一点在日本的企业上最为显著。

产品的成功也不能代表组织的成功,当年TCL钻石手机的成功背后却是TCL高管团队的混乱。

依照李善友的逻辑,管理者或者企业家干脆就是产品经理好了。是这样吗?在我们即将出版的新书中,有这样一段话:

管理不是本位主义,也不是追求成功的阶梯,而是视角和思维。管理者有时不得不扮演德鲁克的角色——社会生态旁观者,同时还是一个类似于亨利·福特般的设计者。管理者的目标和组织目标应该是同步的动态演化过程,且与环境时时互动。马奇总结了组织适应的特征,其中两条是:

“组织适应涉及数个嵌套水平的同步交互适应。组织群在演化,与此同时,组织群内部的个体也在演化;组织在演化,与此同时,组织内部的个人也在演化。”

“某种程度上,组织的环境是由其他组织构成的,因此,组织适应的一个基本特点是,多个组织同步调整、共同演化。”

管理者首先是一位环境监测者。

对环境的监测,并针对未来做出制度变革,这是张维迎所说的“制度企业家”。同时,还要里夫金笔下“基因术士”对DNA的再造能力。基因术士不再在“部分与整体”,“圆满”的思维下工作,他们要做到就是通过解码、编码重构一个新型的生命体。

我们将“制度企业”和“基因术士”的综合体成为“创造型企业家”。“创造型企业家”是特有时间量度内的产物,他产生于新旧交替的时刻,活跃在时代的衔接处。

李善友对管理的降维,其实就是对管理者的降维。也许这种降维可以解释现在形形色色的创业领导力,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,先拿产品安身立命。但是解释不了大型组织的领导力,尤其是跨时代组织。

此外,李善友很喜欢量子力学,可他的管理即产品论却是非量子的。量子力学的核心是概率论,所谓维度问题是后来提出的,波姆为了解决爱因斯坦和波恩的争执,融合了东方哲学而拓展出的新视野。波姆引入了神秘的隐序世界,即只有通过提升维度才能看到处于低维度的全息图景。在量子力学的世界里,升维比降维重要多了。

赶紧停止对所谓的“降维”理论的鼓吹吧,这特么一下子就能看到你的知识底线,多不好啊!

第二则:粉丝就是红卫兵

总有朋友跟我说,我想如何如何,你帮我想想,具体该怎么做?我显然无法给出直接且让你满意的答案,因为我有我关注的领域,最多是触类旁通,给你些启发。

我记得在学校上新闻理论课的时候,老杨对我们说“你们每个人都要提出一个问题,写在纸上。但是,你在写下问题的时候,要有一个自己的答案。”我有答案了,为什么还要问呢?这就涉及到了问的目的。

老师让我们问问题,其实是在检验我们看没看书,看书的过程中有没有思考。所谓的问与答,更像是辩论的过程,让真理浮现出来。真理浮现的基础是你具备了自我学习的能力。

我一直坚持这种问答的习惯,受益匪浅。

此外,每个人有自己的能力优势,我的优势是我能很快检索出什么知识对你有用,什么知识会浪费你的时间。比如,你问“我想做XXX,有没有啥思路?”我肯定会介绍给你一些好的能启发你思路的文章和书。因为有些文章对我来说是无感的,或者说我不关心其内容的,但是我可以根据你的知识背景来判断是否会对你产生什么作用。

你让我给你一个具体的答案,就相当于你让我替你打炮儿,你看上的女人没准都让我硬不起来呢。

我特别相信人的自主学习能力,这是判断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标准。如果你看到一个培训师振臂一呼,下边的人山呼万岁的时候,不用说,这里的文明还处在红卫兵时代。可笑的是,有人将这种将思考主权过度给旁人的糟糕现象,粉饰成“粉丝经济”,那么好吧,中国是一个天然的粉丝强国,因为你无非就是把文革那一套合法化,集体记忆还没彻底消除,又巩固起来了。

(作者:郝亚洲)

标签: 鼓吹 管理降维 产品 管理